噴射氣流

關於部落格
無止境的天空
  • 1576381

    累積人氣

  • 6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Los Cabos 救援/撤僑專機

颱風, 在亞洲飛行的我們習以為常. 還記得以前在華航時, 夏天飛行最怕遇到颱風, 因為我們是使命必達. 從一開始搭計程車到臺北松山航訓區, 接下來搭公司的巴士到桃園機場, 再來的行前準備, 都是搏命的演出. 檢查飛機華航沒有提供防風抗寒外套如 Etihad Airways, 所以下次檢查飛機就等於穿制服去洗澡, 而且還附贈洗/吹頭因為颳風又下雨. 別忘了還要嚴防踩到水灘 (桃園機場不敢領教) 以及視線不好撞到東西或是被撞. 不過這也練就了大家一身的好工夫, 對之後到世界各地飛行有很大的幫助. 成田國際機場較短的那條跑道和千變萬化的天氣不知道嚇死多少中東跟歐洲機師.. 可是對我們來說卻是家常便飯. 在亞洲的各位可能不知道上星期墨西哥發生嚴重颱風, 名叫颱風Odile, 在當地造成巨大的災難. 飯店嚴重受損, 當地人趁火打劫, 連國際機場屋頂都沒了, 牆壁還倒塌. 所以國際航班皆停止運作. 9月14號晚上接到公司的電話, 問我願不願意在保證休假日領雙倍薪水去飛一趟誤點的 YVR – SJD – YVR來回. 來回約需9.5小時, 代價: 29,000 台幣. 二話不說立馬答應, 不過1小時候公司通知由於颱風天氣太差, 這班飛機取消. 密切的觀察天氣, Los Cabos (SJD) 天氣糟的恐怖, 天災人亡. 17號早上03:00開始 reserve, 16號主動跟公司聯絡問明天的航班因為我討厭凌晨三點被人吵醒. 組員派遣告知17號有班救援/撤僑專機, 3個機師飛行: YVR – MZT MZT - SJD SJD – YYZ. 由於 Los Cabos (SJD) 機場斷電, 對外通訊全部中斷 (包含手機) 情狀不明, 所以我們要先飛到海灣對面的 Mazatlan 進行地面補給 (加水, 加油) 然後飛45分鐘到 SJD 進行救援. 然後把接到的人載到多倫多. 17號還有另一架救援/撤僑專機, 由多倫多出發, 一樣到 MZT 進行補給, SJD救援後飛到溫哥華. 早上05:00報道, 由於是特殊航班所以 04:30 就到報道中心準備. 這趟航班罕見的把整天的飛行計劃都做好, 因為SJD機場通訊中斷, 飛行計劃無法送達. 機場經理送來了4隻衛星電話要我們帶去, 機長, 我, 另位一位副機長以及客艙經理各持1隻. 打電話跟多倫多的總部聯絡, 被告知目前墨西哥情況不明, 多倫多出發的飛機比我們早出發, 上面載有先遣人員去張羅一切. 我們比較在意的是SJD的進場導航系統, 畢竟這是靠高山的B類型機場, 如果沒有導航系統會有點進場的困難度. 公司告知沒有這方面的訊息, 只能等先出發的那台飛機回報給我們. YVR-MZT 飛了4.7小時, 空機前往, 所以客艙組員們都在睡覺, 由我主飛, 機長負責文件跟無線電作業, 另外一位副機師則在客艙休息. 到了MZT 後滿機場的軍人跟軍機在做前往SJD的救援任務, 我們也很順利的補給到了需要的油量跟水. 同時裝載需要運送到SJD的物資. MZT-SJD 由機長主飛, 我負責文件跟無線電作業, 另外一位副機長繼續在客艙睡覺. 這段飛行1.1小時後到達 SJD. SJD 的進場一切順利, 但是無法跟地面的代理公司取得聯繫因為除了重要的導航/通訊頻道外機場是沒電的. 落地後滑行道停機坪, 才看到嚴重的災情. 在飛機還沒停靠前, 已經有一遊覽車的人在等我們. 由於機場沒電航廈受損, 所以使用登機梯. 往右一看, 比我們早數小時出發的同公司飛機還停在隔壁, 我們就知道這趟飛行不是這麼簡單的, 因為她們早該離開了. 機門一開, 先遣的公司人員上機說航廈內有3,000多名觀光客想儘辦法要離開. 由於機場斷電, 沒有護照查驗, 沒有安檢, 什麼都沒有. 聽到這, 我們心都涼了. 沒有安檢, 表示你不知道乘客行李裡裝了什麼. 沒有護照查驗, 表示誰都可以持假證件登機. 一架B737-800可裝載189名乘客, 2架可裝378. 所以我們只載購買Sunwing Vacation, Signature Vacation的度假行程, 或是持有美國/加拿大護照的人. 加拿大辦事處的人一早就在機場裡尋找加拿大公民, 公司的人也努力的從這3,000多人找出有資格搭上飛機的人. 同時有飛救援專機的美國公司有 Alaska Airlines & AirTran Airways. 所有的通訊都要用衛星電話, 我們也被告知不要離開飛機太遠因為機場幾乎呈現無管制狀態. 所有要離開飛機的人都要帶衛星電話. 這是機場受創的照片. 連飛機都被吹翻了. 總公司告知這是特殊航班, 我們要盡力運送每一個加拿大公民, 所以機師的輪休位子我們自動放棄, 工時延長到18小時法定最高允許. 飛機呢? 客滿才走.. 所以我們地停了將近4.5 小時, 把每個位子都裝滿了包括客艙組員的工作椅子 (給自家公司的員工搭乘). 除了搭載自家員工外, 我們也載了多位WestJet員工. 基本是只要你買了我們的套裝行程, 或是持有美國/加拿大護照, 或是航空公司員工 (美國/加拿大籍) 都可以搭上. 其他國籍那就抱歉了, 位子有限, 留給自己的國民. 法定18小時的工時加拿大民航局絕對不允許超過, 所以我們計算了最後起飛時間. 在這時間之前如果我們沒起飛就要住在 SJD 了. 所以辦事處跟地勤積極的在航站尋找乘客們. 每位登機的乘客都要登記護照, 並詢問搭哪家公司的飛機來的. 由於沒有地面支援, 起飛重量計算只能用大概推算, 撤僑要緊. 每位登機的乘客一直跟組員們說謝謝, 因為發生災變到現在, Sunwing Airlines 是唯一出現的加拿大公司, 還派了兩架飛機. WestJet 幾天後才決定派飛機去, 大部份的人都已經跟軍機或是 Sunwing Airlines 離開了. SJD-多倫多飛了4.7小時, 由機長跟另一位睡到這的副機師飛. 一路用最高速度因為有18小時工時的壓力. 由於自動放棄了輪休座位, 3個人擠在那小小的駕駛艙沒地方休息睡覺. 在回程的飛行中公司旅遊部門的人做了廣播: 雖然這次的天災是不可抗拒, 但是只要是購買 Sunwing Vacation & Signature Vacation 套裝旅遊的人, 公司給予100% 退款.” 這廣播在 Westjet / United 的乘客面前做算是大大的打了廣告. 機長的歡迎廣播這樣說的: “歡迎登機, 那些不知道 Sunwing Airlines存在的各位, 現在你們應該都知道了. 下次您選擇旅行社或是航空公司時, 請記得是誰在最需要的時候出現的.” 到達多倫多後, 17.4小時的工時大家都累壞了. 本來14小時的最大工時延長到17.4, 依據合約每個人領到了 700加幣/19,104台幣的額外加幾. 公司也發了3封感謝信給全部員工, 表揚這兩班組員們 (列出組員名字) 的努力. 在多倫多休息了14小時候, 我們搭乘 Westjet 回到溫哥華. 一路上大家一直睡.. 而 Westjet 的組員們也很親切地說, 要吃喝飛機上賣的一切東西只要開口, 免錢. 救援專機, 圓滿結束. Hurricane Odile: Canadian tourists return home on evacuation flights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